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第三十五章,飞往未来

“总司令,还有一件事,”唐华把一个小本子递给总司令,“这是陕北的六个地点的路线图……”

6月21中午,唐华在延安呆的最后半天。

总司令接过小本子,满脸迷惑的看着唐华。

“是这样,郭丰年离开延安之后、去广州汇报之前,我吩咐他在陕北的六个地点埋藏了一些银元和物资,延川、绥德、榆林三处,还有马家梁……”唐华解释道,“每个物资点都差不多,储存了一些普通药品、400人份的盘尼西林、两千银元。之前我自己做过推演,如果果军全面进攻解放区,那么陕甘宁根据地应该要暂时放弃延安,在陕北、晋西北与敌周旋,所以……我就让郭丰年先去踩点了。”

“你这个小鬼……”总司令把小本子揣兜里,不知道说什么好,“那就由我来保存了。”

“主席,我现在还不会俄语,现在的翻译是卢加科夫同志带来的,所以需要一个俄语翻译。”

主席:“哦。”

唐华:“我是说,能不能,让……岸英同志……当我的……”

“他才刚刚从苏联回来,该学会的都学会了,现在我要把他送去农村,参加土改和农村建设了。”主席说,“又让他回苏联去做什么!”

“没呢,他还能学很多东西呢……”唐华说。

“好了好了,不要打他的主意了,他的理论学习阶段已经结束,现在进入实践阶段了。”主席说,“翻译,让我们在莫斯科的同志当中选一位来做。”

……

唐华之前以为从苏联到延安有民航线路,后来发现并没有。

来的飞机不是正经民航客机,而是特种机,而且是未经向果府报备,偷偷溜进来的。

6月21晚,一架里-2从乌兰巴托起飞,直接南下进入中国。快到延安时,苏联驻延安记者站的6名记者突然化身地勤和导航员,在延安机场简陋的跑道上忙活,有的点篝火,有的操纵天线,有的与里-2的飞行员通话,卢加科夫本人也左右手各一盏汽灯,在跑道中间给飞机指示降落。

晚11时,在浓重的暮色中,里-2安然降落在延安机场。飞机停稳,在微亮的灯光下,唐华看见这架里-2涂着很明显是格鲁乌的标记。

延安记者站的苏联记者们随即又化身检修员和加油工,围着飞机检查发动机、起落架、油路、管线,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燃料也被一桶桶地推到了飞机旁边,开始手动加油。除了加油,他们还要卸货——20套步话机,都是二战时期美国援助苏联的军用物资,唐华前几天跟唐僧似的和卢加科夫唠叨,总算让他们援助了一点有用的物资。

“主席,没想到来延安才两个多月,就要走了。”站在跑道边,唐华看着前来送别的主席、刘副主席、任书记,百感交集。“中国历史即将翻开新的一页,我却缺席了……错过这段时间,我以后可能会后悔。”

“小唐啊,目光要看远一点,不要老盯着脚跟前面。”主席握住唐华的手,“平日对于解放战争最后的胜利,你比我们几个都还有信心,怎么这个时候又抠门小气起来了呢?夺取全国革命的胜利,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。打倒常凯申这个工作,就由我们这些老人来完成好了。接下来要建设新中国,建设社会主义,这才是依靠你们年轻人的时候。”

唐华不知道该回什么好,只能郑重其事地点头。

“小唐,”刘副主席走上来,凑近唐华,放低声音说道,“到了苏联那边,对苏联同志也稍微坦诚一些……我知道你脑袋里鬼点子多,卢加科夫都被你带瘸了,但莫要把他们当果党和常凯申来骗,那样不好,毕竟他们也是我们的国际战友。你把他们骗得团团转,以后大家坐在一起,明白真相以后,多尴尬啊。”

唐华的表情僵了几秒。“……好的刘副主席,我记住了,”唐华说,“我一定和苏联同志们坦诚相待,不搞小花招,不坑蒙拐骗……”

刘副主席点点头,又说道:“当然,也不是竹筒倒豆子啥都说,就是要做有大智慧的人,不要小聪明。”

飞机加完油,唐华的箱箱包包已全搬上去,可以起飞。

卢加科夫将机舱门关上,与飞行员说了两句话,飞机开始缓缓在跑道滑动、转向。飞机从跑道拔地而起时,唐华的心突然揪紧,似乎有什么宝贵的东西在牵挂着自己。

里-2以近300公里的时速,坚定不移地向北飞,开始了这段四个小时的航程。榆林,鄂尔多斯,包头,大漠戈壁……依次在唐华的下方掠过。

莫斯科、圣彼得堡、图拉、基辅……我来了。

(第二卷完)

“总司令,还有一件事,”唐华把一个小本子递给总司令,“这是陕北的六个地点的路线图……”

6月21中午,唐华在延安呆的最后半天。

总司令接过小本子,满脸迷惑的看着唐华。

“是这样,郭丰年离开延安之后、去广州汇报之前,我吩咐他在陕北的六个地点埋藏了一些银元和物资,延川、绥德、榆林三处,还有马家梁……”唐华解释道,“每个物资点都差不多,储存了一些普通药品、400人份的盘尼西林、两千银元。之前我自己做过推演,如果果军全面进攻解放区,那么陕甘宁根据地应该要暂时放弃延安,在陕北、晋西北与敌周旋,所以……我就让郭丰年先去踩点了。”

“你这个小鬼……”总司令把小本子揣兜里,不知道说什么好,“那就由我来保存了。”

“主席,我现在还不会俄语,现在的翻译是卢加科夫同志带来的,所以需要一个俄语翻译。”

主席:“哦。”

唐华:“我是说,能不能,让……岸英同志……当我的……”

“他才刚刚从苏联回来,该学会的都学会了,现在我要把他送去农村,参加土改和农村建设了。”主席说,“又让他回苏联去做什么!”

“没呢,他还能学很多东西呢……”唐华说。

“好了好了,不要打他的主意了,他的理论学习阶段已经结束,现在进入实践阶段了。”主席说,“翻译,让我们在莫斯科的同志当中选一位来做。”

……

唐华之前以为从苏联到延安有民航线路,后来发现并没有。

来的飞机不是正经民航客机,而是特种机,而且是未经向果府报备,偷偷溜进来的。

6月21晚,一架里-2从乌兰巴托起飞,直接南下进入中国。快到延安时,苏联驻延安记者站的6名记者突然化身地勤和导航员,在延安机场简陋的跑道上忙活,有的点篝火,有的操纵天线,有的与里-2的飞行员通话,卢加科夫本人也左右手各一盏汽灯,在跑道中间给飞机指示降落。

晚11时,在浓重的暮色中,里-2安然降落在延安机场。飞机停稳,在微亮的灯光下,唐华看见这架里-2涂着很明显是格鲁乌的标记。

延安记者站的苏联记者们随即又化身检修员和加油工,围着飞机检查发动机、起落架、油路、管线,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燃料也被一桶桶地推到了飞机旁边,开始手动加油。除了加油,他们还要卸货——20套步话机,都是二战时期美国援助苏联的军用物资,唐华前几天跟唐僧似的和卢加科夫唠叨,总算让他们援助了一点有用的物资。

“主席,没想到来延安才两个多月,就要走了。”站在跑道边,唐华看着前来送别的主席、刘副主席、任书记,百感交集。“中国历史即将翻开新的一页,我却缺席了……错过这段时间,我以后可能会后悔。”

“小唐啊,目光要看远一点,不要老盯着脚跟前面。”主席握住唐华的手,“平日对于解放战争最后的胜利,你比我们几个都还有信心,怎么这个时候又抠门小气起来了呢?夺取全国革命的胜利,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。打倒常凯申这个工作,就由我们这些老人来完成好了。接下来要建设新中国,建设社会主义,这才是依靠你们年轻人的时候。”

唐华不知道该回什么好,只能郑重其事地点头。

“小唐,”刘副主席走上来,凑近唐华,放低声音说道,“到了苏联那边,对苏联同志也稍微坦诚一些……我知道你脑袋里鬼点子多,卢加科夫都被你带瘸了,但莫要把他们当果党和常凯申来骗,那样不好,毕竟他们也是我们的国际战友。你把他们骗得团团转,以后大家坐在一起,明白真相以后,多尴尬啊。”

唐华的表情僵了几秒。“……好的刘副主席,我记住了,”唐华说,“我一定和苏联同志们坦诚相待,不搞小花招,不坑蒙拐骗……”

刘副主席点点头,又说道:“当然,也不是竹筒倒豆子啥都说,就是要做有大智慧的人,不要小聪明。”

飞机加完油,唐华的箱箱包包已全搬上去,可以起飞。

卢加科夫将机舱门关上,与飞行员说了两句话,飞机开始缓缓在跑道滑动、转向。飞机从跑道拔地而起时,唐华的心突然揪紧,似乎有什么宝贵的东西在牵挂着自己。

里-2以近300公里的时速,坚定不移地向北飞,开始了这段四个小时的航程。榆林,鄂尔多斯,包头,大漠戈壁……依次在唐华的下方掠过。

莫斯科、圣彼得堡、图拉、基辅……我来了。

(第二卷完)

“总司令,还有一件事,”唐华把一个小本子递给总司令,“这是陕北的六个地点的路线图……”

6月21中午,唐华在延安呆的最后半天。

总司令接过小本子,满脸迷惑的看着唐华。

“是这样,郭丰年离开延安之后、去广州汇报之前,我吩咐他在陕北的六个地点埋藏了一些银元和物资,延川、绥德、榆林三处,还有马家梁……”唐华解释道,“每个物资点都差不多,储存了一些普通药品、400人份的盘尼西林、两千银元。之前我自己做过推演,如果果军全面进攻解放区,那么陕甘宁根据地应该要暂时放弃延安,在陕北、晋西北与敌周旋,所以……我就让郭丰年先去踩点了。”

“你这个小鬼……”总司令把小本子揣兜里,不知道说什么好,“那就由我来保存了。”

“主席,我现在还不会俄语,现在的翻译是卢加科夫同志带来的,所以需要一个俄语翻译。”

主席:“哦。”

唐华:“我是说,能不能,让……岸英同志……当我的……”

“他才刚刚从苏联回来,该学会的都学会了,现在我要把他送去农村,参加土改和农村建设了。”主席说,“又让他回苏联去做什么!”

“没呢,他还能学很多东西呢……”唐华说。

“好了好了,不要打他的主意了,他的理论学习阶段已经结束,现在进入实践阶段了。”主席说,“翻译,让我们在莫斯科的同志当中选一位来做。”

……

唐华之前以为从苏联到延安有民航线路,后来发现并没有。

来的飞机不是正经民航客机,而是特种机,而且是未经向果府报备,偷偷溜进来的。

6月21晚,一架里-2从乌兰巴托起飞,直接南下进入中国。快到延安时,苏联驻延安记者站的6名记者突然化身地勤和导航员,在延安机场简陋的跑道上忙活,有的点篝火,有的操纵天线,有的与里-2的飞行员通话,卢加科夫本人也左右手各一盏汽灯,在跑道中间给飞机指示降落。

晚11时,在浓重的暮色中,里-2安然降落在延安机场。飞机停稳,在微亮的灯光下,唐华看见这架里-2涂着很明显是格鲁乌的标记。

延安记者站的苏联记者们随即又化身检修员和加油工,围着飞机检查发动机、起落架、油路、管线,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燃料也被一桶桶地推到了飞机旁边,开始手动加油。除了加油,他们还要卸货——20套步话机,都是二战时期美国援助苏联的军用物资,唐华前几天跟唐僧似的和卢加科夫唠叨,总算让他们援助了一点有用的物资。

“主席,没想到来延安才两个多月,就要走了。”站在跑道边,唐华看着前来送别的主席、刘副主席、任书记,百感交集。“中国历史即将翻开新的一页,我却缺席了……错过这段时间,我以后可能会后悔。”

“小唐啊,目光要看远一点,不要老盯着脚跟前面。”主席握住唐华的手,“平日对于解放战争最后的胜利,你比我们几个都还有信心,怎么这个时候又抠门小气起来了呢?夺取全国革命的胜利,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。打倒常凯申这个工作,就由我们这些老人来完成好了。接下来要建设新中国,建设社会主义,这才是依靠你们年轻人的时候。”

唐华不知道该回什么好,只能郑重其事地点头。

“小唐,”刘副主席走上来,凑近唐华,放低声音说道,“到了苏联那边,对苏联同志也稍微坦诚一些……我知道你脑袋里鬼点子多,卢加科夫都被你带瘸了,但莫要把他们当果党和常凯申来骗,那样不好,毕竟他们也是我们的国际战友。你把他们骗得团团转,以后大家坐在一起,明白真相以后,多尴尬啊。”

唐华的表情僵了几秒。“……好的刘副主席,我记住了,”唐华说,“我一定和苏联同志们坦诚相待,不搞小花招,不坑蒙拐骗……”

刘副主席点点头,又说道:“当然,也不是竹筒倒豆子啥都说,就是要做有大智慧的人,不要小聪明。”

飞机加完油,唐华的箱箱包包已全搬上去,可以起飞。

卢加科夫将机舱门关上,与飞行员说了两句话,飞机开始缓缓在跑道滑动、转向。飞机从跑道拔地而起时,唐华的心突然揪紧,似乎有什么宝贵的东西在牵挂着自己。

里-2以近300公里的时速,坚定不移地向北飞,开始了这段四个小时的航程。榆林,鄂尔多斯,包头,大漠戈壁……依次在唐华的下方掠过。

莫斯科、圣彼得堡、图拉、基辅……我来了。

(第二卷完)

“总司令,还有一件事,”唐华把一个小本子递给总司令,“这是陕北的六个地点的路线图……”

6月21中午,唐华在延安呆的最后半天。

总司令接过小本子,满脸迷惑的看着唐华。

“是这样,郭丰年离开延安之后、去广州汇报之前,我吩咐他在陕北的六个地点埋藏了一些银元和物资,延川、绥德、榆林三处,还有马家梁……”唐华解释道,“每个物资点都差不多,储存了一些普通药品、400人份的盘尼西林、两千银元。之前我自己做过推演,如果果军全面进攻解放区,那么陕甘宁根据地应该要暂时放弃延安,在陕北、晋西北与敌周旋,所以……我就让郭丰年先去踩点了。”

“你这个小鬼……”总司令把小本子揣兜里,不知道说什么好,“那就由我来保存了。”

“主席,我现在还不会俄语,现在的翻译是卢加科夫同志带来的,所以需要一个俄语翻译。”

主席:“哦。”

唐华:“我是说,能不能,让……岸英同志……当我的……”

“他才刚刚从苏联回来,该学会的都学会了,现在我要把他送去农村,参加土改和农村建设了。”主席说,“又让他回苏联去做什么!”

“没呢,他还能学很多东西呢……”唐华说。

“好了好了,不要打他的主意了,他的理论学习阶段已经结束,现在进入实践阶段了。”主席说,“翻译,让我们在莫斯科的同志当中选一位来做。”

……

唐华之前以为从苏联到延安有民航线路,后来发现并没有。

来的飞机不是正经民航客机,而是特种机,而且是未经向果府报备,偷偷溜进来的。

6月21晚,一架里-2从乌兰巴托起飞,直接南下进入中国。快到延安时,苏联驻延安记者站的6名记者突然化身地勤和导航员,在延安机场简陋的跑道上忙活,有的点篝火,有的操纵天线,有的与里-2的飞行员通话,卢加科夫本人也左右手各一盏汽灯,在跑道中间给飞机指示降落。

晚11时,在浓重的暮色中,里-2安然降落在延安机场。飞机停稳,在微亮的灯光下,唐华看见这架里-2涂着很明显是格鲁乌的标记。

延安记者站的苏联记者们随即又化身检修员和加油工,围着飞机检查发动机、起落架、油路、管线,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燃料也被一桶桶地推到了飞机旁边,开始手动加油。除了加油,他们还要卸货——20套步话机,都是二战时期美国援助苏联的军用物资,唐华前几天跟唐僧似的和卢加科夫唠叨,总算让他们援助了一点有用的物资。

“主席,没想到来延安才两个多月,就要走了。”站在跑道边,唐华看着前来送别的主席、刘副主席、任书记,百感交集。“中国历史即将翻开新的一页,我却缺席了……错过这段时间,我以后可能会后悔。”

“小唐啊,目光要看远一点,不要老盯着脚跟前面。”主席握住唐华的手,“平日对于解放战争最后的胜利,你比我们几个都还有信心,怎么这个时候又抠门小气起来了呢?夺取全国革命的胜利,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。打倒常凯申这个工作,就由我们这些老人来完成好了。接下来要建设新中国,建设社会主义,这才是依靠你们年轻人的时候。”

唐华不知道该回什么好,只能郑重其事地点头。

“小唐,”刘副主席走上来,凑近唐华,放低声音说道,“到了苏联那边,对苏联同志也稍微坦诚一些……我知道你脑袋里鬼点子多,卢加科夫都被你带瘸了,但莫要把他们当果党和常凯申来骗,那样不好,毕竟他们也是我们的国际战友。你把他们骗得团团转,以后大家坐在一起,明白真相以后,多尴尬啊。”

唐华的表情僵了几秒。“……好的刘副主席,我记住了,”唐华说,“我一定和苏联同志们坦诚相待,不搞小花招,不坑蒙拐骗……”

刘副主席点点头,又说道:“当然,也不是竹筒倒豆子啥都说,就是要做有大智慧的人,不要小聪明。”

飞机加完油,唐华的箱箱包包已全搬上去,可以起飞。

卢加科夫将机舱门关上,与飞行员说了两句话,飞机开始缓缓在跑道滑动、转向。飞机从跑道拔地而起时,唐华的心突然揪紧,似乎有什么宝贵的东西在牵挂着自己。

里-2以近300公里的时速,坚定不移地向北飞,开始了这段四个小时的航程。榆林,鄂尔多斯,包头,大漠戈壁……依次在唐华的下方掠过。

莫斯科、圣彼得堡、图拉、基辅……我来了。

(第二卷完)

“总司令,还有一件事,”唐华把一个小本子递给总司令,“这是陕北的六个地点的路线图……”

6月21中午,唐华在延安呆的最后半天。

总司令接过小本子,满脸迷惑的看着唐华。

“是这样,郭丰年离开延安之后、去广州汇报之前,我吩咐他在陕北的六个地点埋藏了一些银元和物资,延川、绥德、榆林三处,还有马家梁……”唐华解释道,“每个物资点都差不多,储存了一些普通药品、400人份的盘尼西林、两千银元。之前我自己做过推演,如果果军全面进攻解放区,那么陕甘宁根据地应该要暂时放弃延安,在陕北、晋西北与敌周旋,所以……我就让郭丰年先去踩点了。”

“你这个小鬼……”总司令把小本子揣兜里,不知道说什么好,“那就由我来保存了。”

“主席,我现在还不会俄语,现在的翻译是卢加科夫同志带来的,所以需要一个俄语翻译。”

主席:“哦。”

唐华:“我是说,能不能,让……岸英同志……当我的……”

“他才刚刚从苏联回来,该学会的都学会了,现在我要把他送去农村,参加土改和农村建设了。”主席说,“又让他回苏联去做什么!”

“没呢,他还能学很多东西呢……”唐华说。

“好了好了,不要打他的主意了,他的理论学习阶段已经结束,现在进入实践阶段了。”主席说,“翻译,让我们在莫斯科的同志当中选一位来做。”

……

唐华之前以为从苏联到延安有民航线路,后来发现并没有。

来的飞机不是正经民航客机,而是特种机,而且是未经向果府报备,偷偷溜进来的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